手机版| 蕊屹课堂| 个人中心| 注册| 登录 关注蕊屹 关注订阅号
您的位置: 主页 > 网络力量 > 前沿思维 > 致中国工程师:硅谷不是天堂,硅谷不相信眼泪

致中国工程师:硅谷不是天堂,硅谷不相信眼泪

文/硅谷程序汪 + 来offer

第一次知道“996”这个术语,是在和国内的朋友聊天的时候 —— 早9点晚9点一周6天,高强度的工作密度,压得同为程序员的朋友喘不过气来。

但后来我才知道,996根本不算什么。这几年,国内发展迅速,快手、阿里、头条这些企业晚上11点半还有一大半的员工在加班,更小一点的startup则是每两周休息一个周六。

每次我说起,国内形势一片大好,朋友都会叹气说:“能待在硅谷那样的天堂,何必回来受罪。”咦,他眼里的硅谷是什么样?

藏龙卧虎?在身边穿着灰色T恤拿着汉堡包的可能是Facebook CEO小扎同学。

诞生奇迹?惠普公司、苹果公司、Google公司都在这里的车库诞生。

埋葬失败?昔日身价1280亿美元的某公司都会在这里贱卖自己。

为了搞清楚他们的想法,

我强行拉来了在国内工作的工程师,让他们说说自己心目中的硅谷。

一、

忙到没空相亲的张三

张三

28岁,北京某一线公司码农。本科的时候梦想进入Google,没想到毕业时Google离开中国了。

我最想加入的硅谷公司是Google,我这一辈子没追过星,唯一能让我称之为偶像的,就是Google的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y Brin。Google厉害最主要还是因为技术牛逼,并且它对员工的管理很自由,鼓励旗下工程师自主创新,鼓励他们利用20%的时间开发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新技术,新产品。

在这20%的时间里,Gmail诞生了,3D街景诞生了,一批优秀的程序员也培养出来了。

另外Google的福利在全球是出了名的。我听说那里供应着一日三餐,还有洗衣房、健身房和大保健,工程师们足不出办公室就能解决各种生活问题,很多人的对象也是公司内部解决。

近几年,国内的IT公司特别喜欢学习硅谷,经常拿Google做标杆,比如租好办公室第一步就是填满冰箱....无奈这些公司都只是东施效颦,面子上给我们提供好的加班环境,但实质上却强制我们每天加班到很晚,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们的疲劳度。

你看,我忙得白头发都出来了,到现在都没空去相亲。

二、

充满情怀的技术男李四

29岁,老和山技术学院博士毕业。漫威狗一只,最喜欢钢铁侠,觉得现实生活中,只有钢铁侠成真。

我去年刚博士毕业,本科学的生物工程,研究生转到计算机专业。我最佩服的硅谷精英就是“Elon Musk。“如果问我为什么喜欢Elon Musk,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很聪明,聪明到酷,就好像现实生活中的钢铁侠,而且还有一个特别漂亮的老婆。当我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对硅谷公司发表的各项技术文章特别感兴趣。我觉得硅谷的工业应用和学术研究分的还是比较开的,工业界常常使用简单的方法但是把结果做到极致,学术界关注的内容短时间内不一定能有应用。

但是Elon Musk做的技术是学术和应用的完美结合。我喜欢Space X,并且我看好它的长期发展。航空航天产业目前没有什么真正的竞争对手,美国的航天技术发展将会有一天依赖Space X的发展。

我也想加入中国的Space X,之前也参加了“科创论坛”举办的活动。可惜现在用活动炒作的人太多...还记得2013年的胡振宇吗?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和团队在内蒙古成功发射了自研探空,本来是很风光的,但后来就散伙不做了。

三、

一眼只看到钱的王二

王二

32岁,从Google北京跳到某创业公司。我怀念的是不用翻墙, 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我怀念的是离职以后, 还是想要IPO的冲动。

我2007年就开始工作,已经过了程序员的黄金年龄,当时有一帮玩的很要好的朋友。两年之后,这帮朋友清一色从中国飞到美国,面试加入一家叫做Facebook的公司。

多年以后,我总是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我捏着护照乘飞机前往一个叫做Menlo Park的地方,在梦里我熟练地练习着数钱花钱洒钱...但梦都是反的,也总会醒,我没有去Facebook面试,我错过了几个亿...那时候国内其实没多少人知道Facebook,我之所以听说过,是因为我此前在Google中国工作。

我认为Facebook的技术积淀虽然不如Google,但他比Google更了解用户本身。扎克伯格这厮当年是为了“偷窥”妹子才做的产品,在这种情怀下,Facebook可是清楚地知道你的名字、性别、年龄以及来自哪里,他还知道你访问了哪些包含Facebook Like按钮的商品页面。这样就可以在网页上反复给你看,直到你购买为止。

听说Facebook的员工都很年轻,主观能动性很强,不少人干了几年就带着技术出来了。如今各大公司都在用的Thrift,Asana,Phabricator都出自Facebook。

这些年,我看过国内不少创业公司都拿Facebook说事,不少CEO找到我就说“朋友,有兴趣加入我们吗?我们现在的势头和2008年的Facebook一样,只要加入我们,IPO指日可待!”

殊不知,通常这么说的公司,内在状态可能已经是2017年的Twitter了。

四、

从中国赶来旅游的小壮

小壮

刚过30,在互联网安全公司谋生。相比写代码,更喜欢健身、旅游、交友。

淘宝双十一的时候,我点了十万次鼠标终于抢到了去美国的打折机票。机会难得,思索再三决定利用这次机会去一趟硅谷,朝拜一下程序员的圣地。

我是很想去Google和Facebook转转的,可惜没有人领我进去。我现在的很多同事和上司都来自Google,但却没有来自Facebook的。这可能是因为Google曾在中国有分部,而Facebook连有分部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从Google挖人相对比较容易一些。

Google出品的程序员都很有能力,我那些跳槽而来的同事们或多或少受到了Google企业文化的影响,做事风格都比较强势...这也是我更喜欢Facebook的原因,因为听说那里相对更加自由,也更加随和些。

那一年夏天,我通过朋友介绍去参观了硅谷独角兽Pinterest,并因此结识了两个新朋友。这些硅谷的工程师知道BAT,也知道360以及周鸿祎的很多故事。他们的薪水都还不错,但是听说公司里还是有部分程序员只有10万美金的起薪。也许你觉得这个数字已不算少,但是湾区的生活成本太高,所以过得并不富裕。通过一下午的闲聊,我发现他们这些硅谷程序员都很务实。除了Google、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像Pinterest,Airbnb,Uber这样的中型企业面对技术问题,都会率先使用现成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自己去画轮子,造汽车。

“快速实现,然后抢占市场,技术研究让Google他们去搞,搞好了我们在拿来用”,这位Pinterest的朋友告诉我。

Pinterest给我的印象是伙食不错,虽然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但是员工数包括运营人员只有几百人,而且他们依然觉得自己还处于startup阶段,始终保持着一颗创业的心。

五、

在硅谷讨生活的程序汪

28岁,一只混迹硅谷的程序汪。眼里没有肤色区别,只有能力高低。

在我眼里,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中国出口的产品技术已经领先世界,比如微信已经能把你的生活方方面面都包括;中国市场对互联网的辅助已经做到极致,比如上午下的淘宝订单下午就能拿到货。

但当我在观察中国行业发展的时候,却忽略了进行更为微观的调查:那里很多程序员每天都要上12小时的班,每周都要以996的频率工作。这些高速发展,都在以过劳为代价。

我把那一个个创业失败,忽悠圈钱的故事抛到脑后,我也忘记了程序员到了34岁就要考虑转型,因为有公司已经不要他们了。其实,中国工程师眼里的硅谷也一样是片面的、被过度美化的。人们总是容易给自己设定一个乌托邦,仿佛只要到达了那里,就没有烦恼没有忧愁。

硅谷像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很向往,里面的人看不清。对于硅谷的工程师来说,中国何尝不是一个向往之地,仿佛只要回国,就能加入大项目,突破自己在硅谷无法打破的天花板。大部分人都觉得硅谷是一座“创客车间”,会员制,里面有很多的机械加工设备,还有各种工具,大家可以在这里做各种设计和测试。每当测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拿去卖钱,一个完整又成熟的创业流水线,挺不错!但真相呢?真相是99%的创业公司都卖不到钱。那些兴高采烈加入生产线的小兵,满心以为自己花钱买了期权,可惜的是,他们将永远收不回投资。这里生产梦想,但从不为失败的梦想负责。还有人觉得美国从来不加班,不用太努力,或者只要加班就有有大笔加班费…

但其实,这里的程序员6点下班之后,还会默默在家里拼到11点,12点,为升职积累条件…还有更多的人,为了自己的前途努力学习,积攒经验。没有一丝成就来自于不劳而获。因为,华为裁员的故事,一样会在这里上演,只是披了一层较为温和的皮…

终,

说了这么多,还是来做个总结吧。

每一个中国工程师,都应该来硅谷看一看。这里有一些时代的遗弃儿,做着重复的劳动走进坟墓;这里也有一帮秩序的挑战者,为了更好的世界坚持创新;每年,

这里都有踌躇满志的人前来追梦,

每天,

这里都有屡战屡败的人铩羽而归。

硅谷,不是天堂,硅谷,不相信眼泪。

E/N/D

致中国工程师:硅谷不是天堂,硅谷不相信眼泪转载请注明:http://www.52tourism.com/qysw/825.html

上一篇:来自硅谷创投大佬的5条建议
下一篇:吴军:写作以及人生思维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