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蕊屹课堂| 个人中心| 注册| 登录 关注蕊屹 关注订阅号
您的位置: 主页 > 网络力量 > 前沿思维 > 吴军:写作以及人生思维转换

吴军:写作以及人生思维转换

昨天的文章分享了吴军对时间管理、做减法和跨界等问题的看法分享,今天我们继续分享吴军关于写作的心得以及他不同人生阶段的不同思维。

写作

在谷歌工作期间,吴军受邀在谷歌中国的博客“谷歌黑板报”上写IT行业发展史。因为写得有趣好读,这一系列文章获得了读者的喜爱,谷歌的这个博客也因此获得了超过百万的访问量。

这一系列文章于是结集成了一本书《浪潮之巅》。后来,他又在“谷歌黑板报”上写了《数学之美》。写完这两本书,吴军对写书这事就有了自信。他发现自己能把问题讲清楚,讲完后大家反馈还不错,自己也能有一些收获。于是写书就成为了一件值得做的事,之后他写了一系列的著作。

对于写作,吴军认为,不可能取悦所有人。写作要看读者是什么人,然后针对他们的兴趣去讲述。

写一本书,结构很重要。结构设计就像带着读者爬楼梯,复杂的问题要经过分解,拆成一些简单的问题讲明白。道理很简单,十米高的台阶没有人能爬上去,只有把它分解成20个半米高的,或者30个更矮一点的台阶才能慢慢爬上去。

而具体地写要写得引人入胜,不能一口气把想讲的东西讲出来,而是开始时要做足铺垫。吴军认为,写作是一个双向对话,不是广播,不是“我知道这些东西,你都得接受它”。很多书读者觉得难懂,那可能是因为作者从自己的角度把话讲完了,而没有照顾到读者。

在上大学时,吴军觉得一些老师讲课比较乏味,让人开小差、睡觉、逃课。在清华读书的吴军就跑到临近的北大去听课,他发现两所学校的讲课差别很大,哪怕是数学差别都很大,北大的课更注重讲得有趣味性。他当时想,以后自己有机会站在讲台上,不能用无趣的方式传播知识。

现在,吴军去讲课,会追求既让听众听得明白,还要听得高兴。不是说自己觉得内容重要,就要全倒给听众让人记住,而是考虑听众是谁,有什么样的背景知识,要有针对性。这其实和写作的道理一样。

不同思维

从大学老师到国外留学,从做科研到进企业,如今吴军又成为了投资人。其间,他也经历了不同人生阶段的思维转换。

比如,在学校做科研就和企业里的思维不一样。

就拿如今热门的语音识别来说,把识别率做到95%和95.2%,要是搞科研发论文,95.2%的识别率就是第一名,95%的论文就不太好发表。

但在企业里做产品,就得考虑成本问题。用语音识别把语音翻译成文字,一千个字里对了九百五十二个字还是九百五十个字,对用户来说几乎没有差别,但不同识别率会有不同的成本投入。

在时间节奏上,做研究通常是拿到一个国家项目,用三年做完,赶每年两次学术会议,会议上要发论文。在科研中没有人来干扰,可以想着自己的节奏。而做产品,你并不知道竞争对手什么时候就推出新产品了,所以公司业务没有明确固定的时间节点,时时都可能调整。很多科研人到公司做产品做不好,原因就在于此。

工作方式不一样了,连带着思维方式也不一样了。

吴军最初进入谷歌也遇到这样的问题,一开始想着做一个季度的计划,然后倒推,什么时候该代码封存,什么时候用于开发。

后来,他们在做搜索引擎的反作弊时,作弊者在他们做到一半时方向就改变了,这时再继续跟着对方去反作弊是行不通的。尽管他们团队最后做到能揪出40%的作弊结果,无法做到100%都解决,但也获得了谷歌工程奖。至于剩下的,就再想别的办法去解决。

如今做投资,也需要吴军建立新的思维。投资不同于企业工作,在企业里,下属方向不对,管理者可以去调整。但投资是投资人把钱交给创业者,最终让创业者自己去做事。创业者的想法可能跟投资人完全不一样,而这时,投资人只能选择信任他。

这就像坐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只能选择相信司机,“如果被送到大海里去了,就自认倒霉。”而融资的过程,就是这些 “司机”把过去开车的行车记录给投资人看看,讲讲经验,信的话投资人就上车。其实,开车的人都有经验,就是他们很怕副驾驶指指点点,指点越多越开不好。

吴军:写作以及人生思维转换转载请注明:http://www.52tourism.com/qysw/826.html

上一篇:致中国工程师:硅谷不是天堂,硅谷不相信眼泪
下一篇:碰撞汽车营销前沿思想 第一期金轩营销沙龙成功举办